株洲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踏天争仙 第三百一十七章 许你一个好处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2:00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三百一十七章 许你一个好处

紫阳君浑身颤抖,在四大长老之中他岁数最大,平日里其他三位长老见到他都是客客气气

,有些时候甚至表现出一些完全没有必要的恭敬,虽然紫阳君也知道其中的缘由究竟为何,但至少大家还维持着一个相对比较平衡的关系,见面的时候互相有説有笑,不曾撕破脸面。…,

但现在,这种关系荡然无存,被天阳君一句话直戳痛处,一向傲气的紫阳君的一张脸皮子都滚烫起来。

紫阳君本就拙于言辞,现在气恼无比,就更説不出什么来。最后憋出一句话来:“天阳,可敢与我公斗一场?”声音洪亮,字字犹如洪钟敲响,嗡嗡荡荡。

紫阳君是纯粹靠吃毒修炼内丹的修士,就算他和天阳同时开窍三百多个的修为,天阳君在战斗上也绝对不是紫阳君的对手,内丹外丹的区别就在于此,外丹好成,但威力不大,内丹难修,一旦修成远远不是外丹能够媲美的。

天阳君闻言脸色一僵,他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将紫阳君激得竟然要公斗自己,别説天阳君斗不过紫阳君,就算两者真的旗鼓相当,天阳君也不会跟紫阳君公斗,因为天阳君是有希望成就金丹境界的,而紫阳君基本上金丹无望,显然天阳君的性命比紫阳君要值钱得多,一个朝气蓬勃一个穷途末路,高下立见。

天阳君刚才言语太过,此时若是不接招实在有损颜面,修仙者不讲究虚的,但大庭广众之下,一张脸皮却还要的,尤其是天阳君这样有些地位的人物,天阳君正尴尬不好应对的时候,典万开口道:“老匹夫,你不过是靠吞药增长修为的蛀虫罢了,你这区区的修为何用我师父出面动手杀你?我一人足矣!也叫丹宫弟子看看,我道宫修毒的手段。”

天阳君连忙道:“好,典万既然你如此张狂,那就别怪老夫将你碾杀成渣!”説完天阳君站起身来,一摆袍袖头也不回的走了,生怕紫阳君继续纠缠他。

观战的火毒仙宫弟子们一个个对着典万指指diǎndiǎn,典万实在是太狂了,狂得无边无际,这样的家伙或许真的只有那个同样狂傲无边的方荡能够媲美。

紫阳君毕竟是开窍境界的修为,一张涨红无比的脸此时缓缓平复下来,看了典万一眼,摇头一叹道:“典万,你……算了不提也罢!你随我来!”

典万扭头看了一眼等在那里的黄易和子雄,似乎明白了典万的意思,黄易和子雄两个也就不再等待典万自行离开。

至于本来还要进行的外门弟子各队第一的争斗,现在已经没有人去提了,完全没了兴致。

子寻看了眼自己本来拥有十成把握争夺第一的三个弟子,随后摇了摇头,也走了。

典万一出,现在无论那个都成了陪衬,再明亮的星辰,也不可能与太阳争辉。

典万随着紫阳君走到了道宫所在地。

啧啧,好一派寒酸场面。

道宫已经没有宫殿了,原本的宫殿已经被丹宫占据,现在的道宫,就是几间平房罢了,房前开辟了一块菜地,圈养了几只鸡鸭,甚至还有几口猪,味道难闻。

这场面和仙宫两字实在是太不匹配,简直就是乡间村舍,甚至一般的村舍的房屋都比这些补丁摞补丁的房屋要美观结实。典万此时是真的明白了刀工的处境。

紫阳君略微尴尬,堂堂一位长老落得现在这个场面实在是太难堪了。

走进了院子,紫阳君扭头看向典万,一双眼睛之中光芒闪烁,忽然开口道:“典万,你现在如实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到我火毒仙宫究竟来做什么?休要有一字谎言,不然我绝不饶你。”紫阳君説着身周的地面上沙尘滚滚,一层黑气渗透进土壤之中,腥甜的味道告诉典万,这是剧毒生人勿近。

典万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过扎眼,任谁都会生出典万有问题的想法来,尤其是典万的举动,完全没有理由,看上去实在人性,根本就是胡闹,越是如此,越是叫人怀疑,怀疑典万的动机,如果典万只是公斗冯云甚至公斗天阳君,紫阳君都未必太过怀疑典万,但典万明明和道宫毫无任何感情,却为道宫出头,实在是太过莫名其妙。

今天典万説不出一个叫人信服的动机的话,不説旁人,就连紫阳君今天都饶不了典万。

这也是天阳君要典万接受拷问本心的考验的缘由所在。其实一般的情况下四大长老要招收那个弟子为真传弟子根本不需要走拷问本心的流程,但规矩上确实有这个要求,所以紫阳君也不能辩驳。

不光天阳君、紫阳君感到典万怪异,就连眼前那些道宫弟子们也都用有一种审视怀疑的目光看向典万。

典万和紫阳君对视,随后一伸手,掌心之中变得漆黑起来,嗖的一下钻出一团黑雾。

紫阳君瞳孔瞬间放大,随后大步上前,直接伸手抓向典万掌心之中钻出来的黑雾,黑雾一遇到紫阳君的手掌,立时生出侵蚀之力,烧灼得紫阳君手掌滋滋作响。

毒气化雾!

修毒者!

紫阳君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来,典万显然是自己人,典万之前在斗场中狠踩丹宫的举动,现在完全不需要任何别的理由进行解释,身为修毒者当然会帮着他们道宫出头,但随即紫阳君又生出犹疑来:“你是修毒者?天底下修毒的门派几乎已经绝迹,你的这修毒的手段是从哪里学来的?”

典万开口道:“我幼年身中奇毒,不可救治,父亲母亲为了给我治病遍访名医,最后在一间药芦中访得一名郎中,那郎中传授了我修毒之法,从而化解了身上的毒性,自此之后,每日都得食毒,一日不吃浑身乏力,久而久之,就有了当下这种修为。”

紫阳君眼中神情变换数次,从怀疑到犹疑,又到半信半疑,最后diǎn了diǎn头道:“你若没有对本仙宫怀有恶意,就能通过拷问本心的考验,等你拷问本心结束,我将传授给你所有的道宫传承,我还会想尽办法培养你,提升你的修为,若你能在对战天阳的公斗中活下来,那么,我许你一个天大的好处,至于是什么,你不要问,我也不会告诉你,你想办法经受考验然后活下来再説吧。”

紫阳君説完这些似乎变得极为疲惫,摇头道:“你是想要住在这里还是回你原本的住处?”

典万道:“回原本的住处,至少这段时间我还要主住在那里,就算要走,我也得问过铜火,看他要我住在那里。”

一脸疲惫的紫阳君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向典万,显然典万一直都是一副狂傲的模样,拽酷到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境界,紫阳君实在没有料到典万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一面,似乎对铜火这个师父相当的遵命。

包括紫阳君身后的一众道宫弟子们都疑惑的看着典万。

典万表现出来的性格实在是太矛盾了,叫他们有些看不透究竟哪个才是真正典万。

典万没有多説什么,掉头就走。

紫阳君默默的看着典万消失在路口,一双眼睛之中陡然燃烧起炙热的火焰来。

“或许……”紫阳君只説了两个字就停住了口,没有继续説下去。

紫阳君身后的几个道宫弟子其中一个忽然道:“师父,典万回去恐怕会备受排挤。

典万在斗场之中话语説得太绝了,将整个丹宫的修士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给骂了,这个时候典万再回到丹宫去,会是怎么一个局面,简直不用去猜就能够想象得到。

紫阳君却不以为意的道:“若是典万连这样的小事都处理不了,他就是活该,一个人可以狂,狂就要有狂的资格,狂就有本事承受狂带来的汹涌敌意,不招人恨是庸才。”

紫阳君扭头看向身后鸡圈轻轻舔了舔嘴唇道:“今天杀只鸡、吧。”

一名弟子连忙舍不得的道:“师父,都是下蛋的鸡,可杀不得。”

紫阳君哦了一声,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几只还算肥大的母鸡,diǎn了diǎn头。

什么叫做窘迫?

或许道宫弟子过得不怎么舒坦,但那还不叫窘迫,真正的窘迫是此时的紫阳君,没有人比他更穷,毕竟道宫弟子有口吃的就安心,紫阳君却不成,他得想办法叫道宫弟子吃好,这却是奢望。

紫阳君盯着母鸡看了半晌后也觉得不舍下口,忽然道:“郑樵,你去,给我偷一只鸡来!有小半年没吃过鸡了,馋死我也!”

啊?

道宫诸多弟子呆呆的看着紫阳君,紫阳君是个相当高傲的人,别説偷鸡摸狗的事情,高傲如紫阳君就算牙齿打碎了都会自己咽下去,绝对不会吭一声,怎么今天遇见了这个叫做典万的家伙后一下就变了性子?

紫阳君冷哼一声道:“怎么?你们还要我亲自去偷?”

啊?

啊啊啊啊啊!

“师父,你稍等,这种事情我最擅长了!”被毒药侵蚀得面目全非的郑樵説着一咧嘴,笑着就跑了。

衢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镇江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黑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衢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镇江治疗白带异常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