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杨柳那年那月那蛇汤微型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23 22:45:56 编辑:笔名

  “喂,老朋友,十多年没见了,你还好吗?”

  听到这似乎熟悉却又陌生的话音,记忆的转盘在我脑海中飞速旋转起来,但数秒钟后,我还是没能想起这声音属于谁,尴尬之中,只好对着抱歉地说:“实在不好意思,没听出你的声音来,请问你是……”

  对方嘿嘿一笑道:“仔细想想那年那月那蛇汤,你就知道我是谁了。”

  “啊哈,是姚大哥呀!这么多年没听到你那充满磁性的声音了,你还好吗?”我的惊喜立刻如同这无线电波般迅速扩散。接下来,我们就这样拿着话筒聊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才依依不舍地挂断,而我的思绪却依然在那年那月流连忘返。

  那时,我刚刚参加工作,还是一个黄毛丫头,住在单身宿舍里。我们的宿舍座落在一个小山脚下,一切都是那么简陋,可那里却留下了我无数的欢笑和美好的回忆。

  那10多间单身宿舍连在一起,组成长长的一排坐东向西的红砖小青瓦平房。从宿舍往西再跨上八、九级台阶,便来到一个约摸五、六百平方米的活动场。场里除了几个简单的不同形状的花台以外,还砌有几张石墩水泥板的乒乓球台。活动场的西端便是单位的标志性建筑“行政办公楼”,底楼有一间小小的音乐室,里面存放着惟一的乐器——一部脚踏风琴。而这一切的一切都给我们那群快乐的单身“汉”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闲暇的时候,我们便来到这个运动场,展开乒乓球、羽毛球擂台赛。在那水泥砌成的乒乓球台中央,放上几块烂砖头就算是拦板了。6个球为一局,谁赢了谁当擂主,其余的轮番上场。我的球艺最臭了,什么技巧都没有,只会打老实板。姚大哥总是戏谑地对我说:“球如人也,好好学着吧,这社会太老实了可是要吃亏的哟。”呵呵,说归说,可他总是有意无意地照顾着我,惹得别的同事常说不公平。

  当然,打羽毛球也是所有人的最爱。大伙儿用瓦片在地上划上一条若有若无的线条,就算场界。至于球嘛,自在我们的心中。反正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

  就这样,我们的笑声常常在活动场的上空飘荡,就像大海的波浪,不断地涌向四面八方。

  到了夏天,常会遇到停电。这时,我便会来到音乐室,凭着记忆,弹奏自己喜欢的歌曲。尽管常会将乐谱的节奏“改编”,我却依然陶醉其中,自得其乐地自弹自唱起来。也许是因为停电无聊,也许是因为受了我的感染,那群快乐的单身汉们也纷纷来到音乐室的窗外,或坐在小凳上,或站在坝子中央,随我的琴声唱和起来。于是和着声声蛙鸣,一曲曲《望星空》、《少年壮志不言愁》、《我的中国心》等,传递着蓬勃的朝气和火热的生活 。

  最难忘的是那天夜晚,我看书看累了,想到活动场去走走,休息一下眼睛。不料我刚走到石梯旁时,便看见一条好大的蛇,正在石梯的顶端高昂着头,两只眼睛透亮,肆无忌惮地吐着一条骇人的舌信子,像在对我示威。这般情景,吓得我魂飞魄散,我恐怖的叫声登时划破夜空,似乎要将那高远的天幕撕得粉碎。

  迅即,所有的房门打开,所有的单身汉都闪电般地冲出屋外。机灵的姚大哥眼疾手快,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一根竹杆,朝着蛇的七寸“啪啪”几下,就灭了那蛇的嚣张气焰。

  姚大哥拿起那条已经丧了命的蛇,瞧了瞧说:“这是一条菜花蛇,没有毒,可以炖来吃,那汤可比鸡汤还鲜呢。”

  于是,几个勇敢的男士迅速将那蛇剐皮切段,转眼就放在黄大姐家的煤油灶上炖起来了。

  我们大家便围坐在一起,伴着缕缕炊烟,天南海北地聊着。那种欢欣,那种自在,那份闲适,那般纯情,是在这以后的许多年里再也难找到的了。进城以后,也不止一次地吃过蛇肉大餐,却再也不及那晚的蛇肉好吃了。

  于是,后来的时光里,那年那月那蛇汤,始终留给我无限的眷恋和遐想。

  共 142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 多年前味道一直存于记忆中,变成了回忆里的一道美味。多年后,那种味道似乎再也没有回来过。其实,不是味道没有回来,而是味道里没有当日的那份感情,相互帮助,互相鼓励。[:风残云]

  1楼文友: 15:51:42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杨柳,祝您创作愉快!

  2楼文友: 18:46:15 我也喜欢短小说,阅一篇短小佳作如把一粒多味的胡豆放进了嘴里,其美味无穷。读了远方文友这篇短佳作,我不为精品标志来论其档次,我发现了亮点就是我心中的佳作。我们聚会大型文学江山,文友相识,共同在文学路上齐努力向前。

  回复2楼文友: 21:41:17 谢谢老师,共勉。

孩子胃胀气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宝宝拉肚子什么症状
薏芽健脾凝胶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