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重生之肆意的人生 205,治愈花飞扬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6:55 编辑:笔名

重生之肆意的人生 205,治愈花飞扬

哪曾想三个小鬼是大人的人,早知道它们绝对不会追过来,能有多远躲多远。

“飞扬哥哥,你怎么了,怎么吐了那么多的血?你不要吓我啊。”就在六翼考虑放了它们时,无歌急切的声音传来。

花飞扬虚弱的靠在无歌肩膀上,嘴角留着血,一副随时可能倒下的模样,无歌眼圈红红的,担忧的看着脸色苍白的人。

“还说没伤人,那这小子怎么受伤的。”六翼冷哼了一声,居然想骗他,不可饶恕。

“大人,我们真没有,你到来的时候我们都没追上来呢,就赶紧跑了,请您明鉴。”独角兽赶忙表态,它真没有啊,它怎么知道那个小子怎么受伤的。

“呜呜,飞扬哥哥,你千万不能出事啊,要不我怎么跟花家交代啊。”无歌再次开口,将头埋在花飞扬的肩膀处一边哭着说一边伤心的肩膀颤抖。

花家?幻境?独角兽一下就想起来了,一双大眼睛盯着花飞扬,没想到自己碰到的事花家的人。

“大人,我不知道那个幻境是他布置的,就强行把幻境打破了,想来。”后面的话它没说,想来就是自己打破了幻境让人受了伤。

不过在场的人都明白什么意思了。

“小无歌,你说该怎么办?”六翼扭头问无歌。

无歌抬起头,眼圈红红的看着六翼,“六翼大人,它们也不是故意的,要不留下点东西当做补偿吧

。”

六翼觉得可行,看向前面的两只,还不赶紧识相的掏东西保命。

独角兽和巨蟒一听赶忙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找东西,灵兽内丹,灵兽的各种值钱的部位,还有各种三品、四品的兽植草和草药,都往一个空的戒指里装。

一边装一边看六翼大人的脸色,终于见他神色缓和了,微微点了点头,它们才颤抖着手停下了装东西,特么的,再不停手,它们就成穷光蛋了,真是倒霉催的,不止没得到那个小孩子,还配上了好多的东西,呜呜,心在滴血。

两只不舍的将戒指交给了早伸过手来的无歌手中,然后一脸希冀的看着大人,它们可以走了吧。

六翼看向无歌,差不多就得了。

“哥哥,你是不是好多了。”无歌摇了摇花飞扬,让他说句话。

“嗯,现在感觉好多了。”花飞扬脸色有些红晕,颤巍巍的站起来,不在靠着无歌。

“大人,您看。”独角兽赶忙讨好的说到,再不走要破产了。

“滚吧,以后看到我家的孩子给我离远一点。”六翼终于放话了。

“是,一定远远的。”二只立马飞一般的滚了,它们一定离得远远的,打死也不往跟前凑了,就凑了这么一些,损失了积攒了那么多年的宝贝,呜呜,我的心好痛,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呢。

等它们滚远了,茗伊羽鸢赶忙过来看花飞扬的伤势。

花飞扬脸一红,表示自己其实没事,他脸白是紧张,脸红是羞的,陪着无歌演戏敲诈有点不好意思。

“傻妮子,没看出他们是装的吗?”六翼瞪了无歌他们两眼,“也不提前说一声,害的我以为真出事了,我可是在茗伊昊天那放了大话的。”

无歌吐了吐舌头,这不就是生气吗,“飞扬哥哥本来就是因为他们吐血了,我不想那么放过它们,可是又打不过,只好接着大人的名头敲诈它们一番。”

“鬼机灵,跟谁学的啊,正智可是很憨厚的一个人呢。”六翼点了一下无歌的眉心,轻笑着,但是并没有生气。

无歌偷笑,跟谁学的?好像是跟喻泽学的吧。近墨者黑啊。

茗伊羽鸢这才知道自己也被他们骗了,不过确实挺解气的。

几人玩笑间,六翼将目光落在了胖娃娃身上,胖娃娃往茗伊羽鸢怀里钻了钻,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你是什么东西?我怎么看不出来?”六翼好奇的一抬手,胖娃娃就到了他的手心中。

“啊,不要吃我,不要吃我。”胖娃娃吓得哇哇大叫。

无歌赶忙将它抱在怀里,“不哭不哭,六翼大人是好狼,不会吃你的。”

好狼?三人翻白眼。

“你是什么东西,说清楚了,否则我就吃了你。”六翼盯着胖娃娃装的很凶悍的样子说到。

胖娃娃吓得紧紧抱着无歌,一双眼睛偷偷瞅着六翼。

“大人,他不是人吗?”无歌不解的问道,明明不是灵兽啊,那不是人是什么?

六翼摇了摇头,“不是人,也不是灵兽,所以我才奇怪,他到底是什么变的,身上有一股浓郁的生机,想来是草木妖吧。”他感知了一下说到。

“你家在哪里,我们把你送回去。”无歌想了想说到。

小娃娃一听,赶紧抱着无歌猛摇头,“不回去,不回去,会被好多人和怪物吃掉的。”

看着吓得没有安全感的小娃娃,无歌无奈的看着六翼大人,怎么办?可不可以收留他。

六翼伸出一个手指,点在了小娃娃的头顶,然后放下来,“带着吧,没有任何的攻击类。”

说着扔给花飞扬一个空间牌,然后闪人消失了。

等六翼消失了,小娃娃才露出小脸,看了看四周,确定真的是安全了。

“放心吧,我们会保护你的。”无歌轻轻抚摸着小娃娃的后背,安抚她。

“谢谢你,我叫小液,”小液仰着小脸对无歌道谢,然后转身看向花飞扬和茗伊羽鸢跟他们也道谢。

“小液?哪个液呢?”无歌问道。

“液体的液。”他的声音带着奶气,就是一个小胖娃娃。

然后他看着花飞扬,纠结的皱着小脸,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头顶的一撮毛。

“怎么了?”花飞扬奇怪的问道,怎么那么纠结的看着他。

“嗯,我知道你是因为救我才受伤的,我,算了喝出去了,我要报答你,张嘴。”小液紧紧的抿嘴下了决定,然后抬起胖乎乎的小手。

“啊?张嘴?”三人都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操作。

“是啦,快点张嘴啦,我的血不能浪费的。”小液督促道。

“等一下,真不到喝你血的份上,我最开始以为你是人类,才出手救你的,再说它们赔了很多东西,这事就这么算了。”花飞扬摆了摆手,喝人血?算了吧。

“我的血不一样,能治好你的病。”小液一定有些着急,“而且你有恩于我,我就要回报,他们怎么补偿你的和我没关系。”

“小液,你的心意飞扬哥哥领了,要不你给点别的也行,怎么能喝你的血呢?”无歌见它着急的要哭了,建议道。

“可是对于他来说,我的血最有用了。”小液挠了挠头顶的毛,不解的看着他们“而且就一滴,有什么不能喝的。”

茗伊羽鸢看不下去了,“就一滴血而已,你就收下吧,要不小家伙总觉得欠你的。”

好吧,花飞扬同意了,小液把手指伸进他的嘴里,滴了一滴血进去,然后拿出手指,上面没有任何的伤口。

他接着拔了自己一根毛递给茗伊羽鸢算作自己的谢礼,茗伊羽鸢非常重视的收下了,让小液挺开心。

而喝了一滴血的花飞扬,忽然脸色通红,他气息不稳,猛地从半空中掉了下去。好在无歌一直挽着他的手臂,眼疾手快的环住他的腰,然后带着他落在了地上。

“飞扬哥哥你怎么了?”无歌见他满脸通红,紧皱着眉头,焦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用担心,他的病是从血脉中带来的,加上从小就损失了精血,身体很弱,我的血液正在修复他的身体,一会儿就好了。”小液从无歌怀里挣扎着要下来。

无歌将他放在了地上,眼睛一直看着花飞扬,没心思去管什么了。

花飞扬微微睁开眼睛给了无歌一个安抚的笑容,表示自己没事。

再说小液蹲在地上手摸着地面嘴里嘟囔着什么,不一会儿他眼前一亮,“有了。”说着他头上的一撮毛一下子竖了起来,接着他手按着土壤的地方冒出一个缩小版白萝卜似的东西。

“呐,把这个给他吃了就没那么痛苦了。”小液小手托着一节白茎扬着小脸看向无歌。

无歌转过头来,眼中难掩担忧之色,“谢谢你,小液。”她这次没有推脱,直接拿过来擦了一下就放到花飞扬嘴边。

他一张嘴,入口即化,口味甘甜,也是入口之后,身体五脏六腑加血肉的疼痛减轻了不少,他眉头舒展开,面色平静了不少。

无歌和茗伊羽鸢见状松了口气,“小液,谢谢你。”这次无歌是真心的感谢他,将他抱起来,亲了他白嫩的脸蛋一口。

小液扭了个头,示意这边也要。

无歌笑着又亲了亲他的另一边脸颊,花飞扬的体弱据说是家族遗传,他们家族用了无数的办法都不能缓解,更不用说彻底解决体弱的问题了,没想到小液一滴血就搞定了,他真的是太厉害了。

“我虽然不会打架,但是也很有用哦,所以你收留我吧。”小液环抱着无歌的手臂,一张小脸带着乞求之色。

“我们不是带着你呢吗?”无歌笑着摸了摸它的小脸蛋,这么可爱的娃娃,她也舍不得啊。

内蒙古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庆阳治疗宫颈炎费用
自贡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内蒙古治疗白斑病费用
庆阳治疗宫颈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