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重生鬼仙途 第194章 双魂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5:46 编辑:笔名

重生鬼仙途 第194章 双魂

安闲点点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水襄、成礼这种小阴谋,早在她意料之中。有什么可伤心的,成礼已经死了。水襄么,等回到鬼圣殿,早晚收拾了她。

“妹妹,可若是换做我,我若这样对你,你会伤心吗?你会怨恨吗?”

安闲脸色就不好了。她不敢想象雾华背叛她的样子。

雾华微笑,“妹妹你看。不一样了,对吗?若离渊对你而言,是旁人,是不相干的人……”雾华说到这里,话锋一转,“我小时候被欺负,但我没哭。我跑去找表哥,希望他帮我出气。可是

重生鬼仙途  第194章 双魂

,表哥让他的尸鬼咬我。尸鬼的牙齿穿透我身体的时候,我一下就哭了。”雾华用另一只手捶着自己的胸,“不是伤口痛,是这儿痛。”

两行泪水悄无声息地从安闲脸庞滑落。

她扪心自问:我果然是把离渊当做了特别的人?觉得他应该保护我,可是他却没有保护我……如果离渊只是旁人,是不相干的人,我自然没有理由要求他保护,我自然不能因为他没有保护我而怨恨他?

雾华轻轻松开了安闲的手。聪明的他明白,有些心结,到底要安闲自己去解。

安闲抹了一把泪水,一刹那,似乎就把那层厚重的阴霾揭开了去。这层阴霾一直遮盖着她的眼,哪怕她做鬼千年,也始终没有看透。

她仇恨着玉缺,一心要杀死他。可是,贞洁这种东西,真的就那么重要吗?重要到她要用自己的全部时间和精力去仇恨?重要到过了一千年,她依旧放不下?

原来是这样,我一直恨着玉缺,是因为我觉得他令我失去了离渊?

原来我忘记离渊的模样,并不是我真的健忘,只不过是我自卑到不敢去思念他的模样?

重生前,我之所以自杀,是离渊的抛弃,而非玉缺的玷污?

重生后,我一心想要和离渊离婚,其实不过是想用这种方式挽回一些自己的尊严?

原来是这样吗?

“对啊,就是这样。”一个声音突兀地在安闲脑海。

安闲浑身一震,凉茶罐脱手滑落,滚落地上,发出一连串声响。凉茶洒了一地

“妹妹,你怎么了?”雾华担忧地问。

安闲强自定下心神,勉强挤出了一个笑脸。“哥,谢谢你的开解。到现在,我才知道我的内心里还藏在另一个自己。一个我自己都不愿意面对的自己。”

雾华惊诧安闲竟然如此爽快地直面自己。要知道,他自己到现在,依旧无法释怀外祖父一家对他的态度,他甚至还在为成礼等人的死感到难过。

安闲轻轻抚了下小腹。腹中被封印的两个孩儿安详地拥抱着,睡得正香。

“哥,我要闭关,有些事我要捋一捋。”安闲说。

雾华颔首。“好!你放心闭关,我在这儿守着,绝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你。”

安闲起身,绕过屏风,径直走入温泉之中。她在温泉之中,盘膝而坐,只把头露出水面。

安闲说她发现自己内心里还藏着另一个自己,雾华只当她挖掘到了自己潜意识里的思想,却不知道,安闲所说的另一个自己,是一个真实的存在。

重生前,作为鬼魂一只,她对自己的魂体修炼很有研究。可是,重生之后,她就几乎就没感应到自己的魂体存在了。她一直以为自己拿千年的鬼修为皆尽不在了,只留下了记忆。

现在,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安闲终于明白,为何她发挥不出魂体力量了。

识海——灵魂所在。

人类的生魂居于人体头颅内识海之中。而识海却是个玄之又玄的存在,哪怕敲破头颅,也找不到它的实体。识海,是一种介于虚无的空间,可以无限大,也可以无限小。

此时,安闲的识海内,一片空濛。

只有极其稀薄的白雾在这片虚无的空间里漂浮。这些白雾,便是游散的魂力。灵魂吸收这些魂力,就可以强大。这魂力又与阴灵力不同,它比阴灵力更纯粹更单一,可以从任何灵力中萃取得到。

然而,即便用特殊手段,萃取到了魂力,也不是每个生魂都能将魂力吸取利用。灵魂要吸收魂力,又需要秘法支撑。

在这片空濛之中,诡异地存在这两个魂体。

一个身着大红嫁衣,头上盖着大红盖头。那嫁衣用金丝绣了龙凤呈祥、万花盛开图案。龙的眼珠用拇指大的猫眼石镶嵌,凤的翎羽用七彩宝石缀成。那大红盖头用一百二十颗金珠压边,端的是富贵无边。

只是,这华美嫁衣之下,却有滔天戾气滚滚而出,形成缕缕黑烟,在魂体周围缠绕。同时,又有强大的阴煞气息从她身上散发而出来。

很显然,这是个修炼了若干年的怨魂,是一个女鬼。她不是别人,正是安闲,来自千年之后的女鬼安闲。

另一个灵魂,则是安闲口中的“另一个自己”。若不是“另一个自己”在刚才突然发出了一道意识,说了一句“对啊,就是这样”。安闲根本发现不了。

安闲魂体头上的红色盖头以及这套大红嫁衣,都是安闲的葬衣。她不仅魂体穿越了,而且把这身葬衣也带了来。

隔着红色盖头,安闲也能感知到对面那个灵魂。

这个灵魂和安闲的千年女鬼魂身相比,就显得稀薄多了,只是一条极淡的魂影。依稀可以辨出是安闲的模样,鹅蛋脸儿,眉目如画。她散发的气息也很微弱,却是干干净净的生灵气息,没有丝毫的煞气和戾气。很显然,这是一道生魂,是人类真正应该拥有的灵魂。

安闲瞬间就明白了她是谁。这道生魂才是这具肉身真正的主人,对于安闲来说,她是十六岁时的自己。

“你竟然一直都在?”安闲狂郁闷。

生魂点点头。“我醒来就看到了,你太强大了。我好害怕。然后,我看到了玉缺,看到了离渊哥哥负气离去。他不要了,我也不想活了。所以……”

“所以你就躲了起来,假装自己消失了?”安闲很想把这个家伙拖过来,一口吞掉。

生魂低着头,不说话。

“你现在为何又冒出来?你赶紧利落地跟我消失!”安闲怒斥。

生魂说:“我现在知道了,离渊哥哥还是爱着我的。”

安闲真想掐死她。“你这个灵魂是用豆渣糊的吗?”哦,天啦,原来我曾经是这样一个蠢货!

攀枝花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攀枝花治疗宫颈炎方法
攀枝花治疗宫颈炎费用
攀枝花治疗宫颈炎医院
攀枝花治疗卵巢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