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送葬诗歌 第五章 新委托

发布时间:2019-09-26 00:34:29 编辑:笔名

送葬诗歌 第五章 新委托

天还没亮,远方的山脉处微微透着胭脂色的彩光。道路两旁的路灯已经熄灭,街道上只有几个早起的路人在不紧不慢的晃悠着。

卡特里斯正处于短暂的宁静气氛中。

吱嘎——

随着磨牙似的钝音,半开的实木大门被人从外侧拉开。大众酒馆“南风”就迎来了它今天第一个客人。

“早上好,给我来一杯琥珀草。”

説是“顾客”并不准确,对于柯特来説,这里也是他们这些佣兵等待“工作”的场所。説是工作地diǎn也未为不可。

“早上好,今天来的还真早呀。”

正在整理商品的大姐头回头道了声早安,继续忙着手头上的工作。

“啊,睡不着,就早diǎn出来了。”

南风酒馆是城中开门最早的酒馆,所以在太阳还没露出头来的清晨,酒吧里就已经有不少工作人员在忙碌了。

“从来没见过你来这么早,你家的小公主没赖着你?”

“她还没起床呢,而且我要工作嘛——工作,这是态度问题。”

对店里的熟人挨个打过招呼,柯特就跑到佣兵管理处把代表自己的名牌贴到了空闲区的“待命中”格子里。

“胡説,你只不过是不想被太阳烤吧。”

虽然柯特嘴巴上説得好听,不过看他手上提了一本好比砖头大小的书,坐在招待台上的大姐头怎么都不觉得他今天有打算接受工作的意图。

柯特笑嘻嘻的走道吧台边,翻看着今天的任务列表,听见大姐头的调侃,他当即反驳道:“能不能请你别这样説,虽然你説的有一diǎn道理,但是我好歹也是带着想要一整天好好工作的想法来的。”

“反正你也是这不接那不接——除了琥珀草还要什么?”

大姐头手上的活似乎告一段落了,説着话的她转过头去在酒架上的大木桶中接了一杯柯特要的饮料。刚从地窖里拿出来的琥珀草还散着惊人的凉意,一丝丝水汽蒸腾而上,给人一种清凉的印象。

“再来两份的面包套餐——不要熏肉。”

接过凉意逼人的琥珀草,柯特顺便把自己的早餐也一并diǎn上了。

打趣似的,大姐头把面包装进盘子里时顺便用番茄酱在配套的蛋饼上画了个诡异的笑脸:“怎么,昨天莉琪又把自己弄成了奇怪的尸体?”

莉琪爱装死的毛病已经成许多熟悉的佣兵用来调侃柯特的老段子了。

“不不——都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你觉得我的承受力有这么低么?只不过是你们店里的熏肉和你画画的水平差不多罢了。”

看着蛋饼上那张扭曲的、与其説是笑脸还不如説是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鬼脸反唇相讥。

“觉得不好吃你完全可以diǎn别的。”

“那就没东西能够diǎn了。”

“你信不信我把你扣进装笼火的桶里?”

“部新。”

柯特大口的咀嚼着套餐中的蔬菜色拉,口齿不清的回应着。

“啊啊啊,真拿你没办法——看完了吧?想接什么活么?”

大姐头有diǎn不爽的挠着头,对付柯特这家伙对她而言实在是有diǎn不顺手——这种一直笑嘻嘻的家伙真是软硬都行不通。

“没,怎么这段时间都是这种长期任务…”

有diǎn牢骚似的,柯特泄愤般残忍的啃咬着残留无几的面包。

“这也没办法,前段时间不知怎么回事,我们这里和尤利亚斯之间来往的商队突然增加了不少。”大姐头指向任务表格上最后面那一diǎn任务,“而且除了护卫以外,这里不是还有几个别的嘛?”

这一块上面登载的全都是类似“请去采集夜光菇”或者“希望协助农耕”,再不然就是一些“摘除马蜂窝”啦,“寻找小猫”啦之类奇奇怪怪的任务。柯特友善甚至会怀疑这里的任务完全没有必要拜托佣兵。

“那些任务还是留给新人比较好,抢生意还没什么,但是断人生计我可做不来。”科特看着那些任务喃喃着。他还记得当初来的时候还为了抢这种任务和同期的新人好好的进行了一番物理意义上的“感情交流”呢。

大姐头叹了口气,对这油盐不进的家伙她也很无可奈何。

将两人份的早餐一扫而空的柯特伸了个懒腰,然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説:“好了,大姐头,借你后院的练习场用用,太久不动身体都要僵硬了。”

从酒馆的侧门走出去,是一个竖立着数个木制人形还有一些箭靶的空地,这里就是所谓的“练习场”了,佣兵们在等待任务时若是实在无聊,也能够到这里练习练习基本战斗——或者打上一架也不是不行。

反正大姐头曾经放下话来“随便你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只要不出现打伤打残打死这种会被官方追究的行为就可以”所以不少喜欢磨练武艺佣兵也会在休息的时候来这里切磋切磋,交流交流。

“随便,只要你不练习法术就行,上次被你弄烂的法术护壁还没有修好。”

她刚答应下来后立刻转口安下限制的规则。

自觉理亏的柯特只好陪着笑脸:“啊啊…知道了,你説不让就不让。”

推门踏入后院,夏日清晨那特有的抽芽的灯笼草混合上泥土的味道扑面而来,让人精神为之一振,还粘连在草叶上的露珠在微明的晨光里有如珍珠,被人一碰就滑落至地面,溅起细碎的、闪耀的飞沫。

晨光微露,练习场中只有柯特孤零零的一个人。从东方的山隘冒出头来的太阳朝大地説声早安,挥洒而下的阳光便如涌动的潮水般自天际铺展而开,逐渐为地面上的一切刷上一层金黄色的外衣。

瞬间爆的光耀刺痛了注视着远方的柯特的双眼,让他不由得微闭起眼睛。

眼睛完全闭上,让其陷入不完全的黑暗中。与此同时左手将腰间的反曲刀从扣带上连着刀鞘一起卸了下来,然后横举于身前。

将气息收敛于身体内侧,感受光影交错的细微之处。让力量自核心涌出

送葬诗歌  第五章 新委托

,若泉涌而出的流水般流向肢体各处。

几乎是一瞬间,光与影交替。

本来还笼罩在晨曦前那一丝薄暗的轻纱中的事物瞬间被造访的阳光diǎn亮,在初晨下闪耀着圣洁的光辉。

来了、来了…

热量沾染到了鼻尖。

闭上的双目视界涂上朱红。

也是在这一瞬间,柯特动了。

身形扭转,重心后移。腿若张弓,刀锋如箭。

流转的力量集中于一处。

突刺。

这是以气力为弦,以自身为矢的“射击”。

收敛于体内的气息瞬间迸。

咔!

一跃数米,连带着刀鞘的反曲刀准确的命中了一个被摆放成站姿模样的木头人的胸前。刀鞘甚至嵌入了结实的硬木中。

“喝啊啊!”

后劲涌上,灌注于反曲刀中。

咔!咔咔咔——

连鞘之刀继续突进,直至在另一头钻出来才停下。

未出鞘的反曲刀,将就算是用大斧也很难一次性斩断的硬木人偶刺了个透心凉。

呼—吸——

柯特调整一下气息,手腕再度劲

向前跨出一步——撩!

啪!

随着飞溅的木屑,硬木人偶被切成了奇怪的样子。

“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你这家伙的肉体能力简直不像是人类这个级别的呀。”

大姐头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这种威力和度的斩击在对付大型魔物的战斗中几乎一diǎn用都没有啦…”

一副你这么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样子,柯特把反曲刀挂会了扣带上。

大姐头叹了口气:“如果你不是连鞘一起砍的话也许会有几分説服力…”

“有委托,我觉得很适合你,来看看?”

然后她招呼他进去。

“哦?很适合我?”

带着几分疑惑,柯特随着大姐头回到了酒馆大厅。

在柯特“运动”的时候,酒馆已经在工作人员的几分忙碌下收拾的整整齐齐,已经正式开门营业了。但是大概现在还太早,空荡荡的酒馆大厅里除了工作人员之外,只有一个看上去还未成年的少年。

看见柯特和大姐头走过来,少年行了个礼,看上去很有修养。

大致看看,少年的黑黑眼倒是和柯特有diǎn相像。

当然仅仅是相似,柯特并不认识这个少年。他的脸上稚气未脱,身体的线条也比同龄人多几分柔和。拥有与之相似外貌的人在这里并不常见,偶尔见到的,大多是从某个距自治领有一海之隔的大国来工作或旅行的人。

在柯特的记忆里,自己的家族史上的确也有不少黑头的人,但是自己从来没造访过那个大国…也许许多年前自己的祖上有些人是从那片大6上漂洋过海而来的吧?那么多少会有那么一diǎn关系。

借用某个熟人的话,叫做“自古人类皆兄弟,千年以前是一家”。

“大姐头,你説的委托,雇主就是这个学徒吧?”

柯特对大姐头耳语到。

黑少年穿着一身黑色的短袖布服,外面套着一件装饰着浅白色的花纹轻铠,看上去倒是挺朴素的。不过他胸前那枚做成一本打开了的书式样的徽章已经表明了他是卡特里斯学院在读学徒的身份。看看那本“书”中间那团被揉成一团的四色圆球,眼前这个少年还是元素学派的新生呢。

这些法师学徒来找佣兵并不奇怪,毕竟他们的研究课题经常需要奇奇怪怪的玩意,所以他们提出的任务一般就是采集一些莫名其妙的素材。但是这种任务无论交给谁都行,怎么算是“很适合柯特的任务”呢?

“雇主是我。”

大姐头给出了答案。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可以用医保吗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看病能走医保吗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冶疗效果如何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是医保单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