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顾彬针砭狆國文坛过精英泩活怎写百姓文章

发布时间:2019-11-09 18:04:30 编辑:笔名

以中国当代文学垃圾论闻名的德国汉学家顾彬,日前亮相某卫视谈话类节目,与《收获》杂志副编审叶开共同探讨中国当代文学的堪与不堪。在这档节目中,顾彬口不择言,不但断言中国当代文学存在很大的问题,还一一评点了莫言、王安忆、阿城、安妮宝贝等国内知名作家。

问题1 放弃美的理想

莫言是个落后的小说家

顾彬明确表态,他对文学的态度非常保守,现代文学的理想是什么?就是美和精英。从现代文学的标准出发,顾彬批评中国当代作家放弃了美的理想。顾彬认为,着名作家莫言是个落后的小说家,他现在还用章回小说那种传统的创作方法来写作,说明他不是一个现代的作家。顾彬认为,现代作家往往会集中去分析一个人的灵魂,而莫言小说却过于追求故事性,出现的人物太多,反而忽略了对人物的刻画,现代小说家不会再去讲故事,因为所有的故事都已经讲过了。因此,顾彬心目中的当代作家,应该要告诉别人为什么我们的世界是这个样子的。

问题2 舍弃推敲精神

莫言43天完成小说,不尊重语言

顾彬强调,不懂外语是中国作家的软肋。他认为,正是这一致命的症结导致中国当代作家没有宽阔的视野,不少作家只能够通过译本来了解外国人写了什么,所以他们基本上都不知道语言能够达到怎样的水平。在顾彬看来,语言应该是作家唯一的情侣,但是中国当代作家却只把语言当作用具。顾彬感叹,中国古典文学对写作推敲的态度,并没有被当代文学所承袭。中国当代作家,除了一些诗人和散文家外,都不会为了一个词、一个字去斗争。

顾彬说,德国当代作家一天最多写一页,一年也许只够写100页。莫言呢?他在43天之内写出了长篇小说《生死疲劳》,这怎么可能呢?小说翻译成德文有800页呢。如果是托马斯曼要写800页的小说,他最少要写3年。所以这说明什么呢?中国当代作家根本不重视语言,他们觉得故事是最重要的。可是在西方文坛,语言的重要性更甚于故事。

问题3 没有城市味道

王安忆的小说太抽象

中国的着名作家大多生活在物质条件优厚的大城市中,而中国当代为数不多的城市小说,也引发了顾彬对当代作家的批评,中国的当代作家,无论他在上海、在香港还是在北京,他们都写不出中国城市的味道,他们写的北京、上海,包括王安忆的作品在内,都非常抽象。

究其原因,顾彬认为是中国作家的创作和生活脱节所致。他指出,包括王小波在内,一点都不了解生活是不少中国作家的大错误。

顾彬说,当代文学作品反映当代生活,是中国读者的要求,为什么中国读者对当代文学这么失望?因为中国当代作家不敢面对生活具体的问题,他们看市场要什么就写什么,所以不少作家写的小说跟剧本一样,他们希望有某个美国电影公司会把他们的破剧本拍成电影,他们希望据此出名、赚钱。

问题4 脱离百姓生活

除了剧本,阿城什么都不写了

虽然批评中国作家的小说写得像剧本,但顾彬明确表示不反对作家写剧本,但我希望作家能够早上五点半起床,先写他自己的作品。顾彬说,如果一个作家上午写作品,下午养孩子做饭,晚上八点以后写剧本赚钱,完全没有问题。但我对阿城非常失望,除了剧本,他什么都不写了,这是作家么?根本不是。他把文学卖出去了,文学应该是和作家本人的生命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顾彬也不能理解中国作家明明过着精英的生活,却不愿承认自己是精英,还要伪装成老百姓进行所谓的底层写作,把文学当成过好日子的手段或者游戏,而不是去表达自己真正的内心和生活,这是很有问题的。被问及对国内当红络作家安妮宝贝的看法,顾彬表示,我不喜欢她的小说。有市场的东西,我都不喜欢。在德国,我从来不看畅销书,畅销书肯定不是好的。

两性养生
新机上市
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