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狩异学院 第2章 溯洄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2:40 编辑:笔名

狩异学院 第2章 溯洄

冷静下来的牧泽,越看对方越像个搞传销的。

住洋房,骑洋马?骗鬼啊你!还有,骑洋马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喂?支持一下国产不好么?最重要的,您这西装三件套配大裤衩人字拖是什么设定?下身稍微显点儿冷吧

?!

牧泽体内的吐槽能量翻涌沸腾。

“跟我走吧少年!”那人向牧泽伸出手,微风中抖动的夏威夷大花裤衩格外抢眼。

牧泽忍不住替那人打了个寒颤。

“叔,我突然觉得您说的那种生活并不适合我,我得回家写作业了,再见。”

牧泽转身开溜,背后却传来一阵有恃无恐地笑声。

笑声过罢,那人才不紧不慢地说道:“年轻人,你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改变命运的机会,不止今天表白的失败,在你未来的人生中,还要面对无数失败,你确定这就是你想要的人生么?”

见牧泽停下脚步,那人继续道:“是继续过你卑微的人生,还是跟我一起把这该死的命运踩在脚下,随你选择。”

“我是想改变命运没错。”牧泽犹豫了一下:“那你先证明你不是搞传销的……”

搞传销的……

天空仿佛有只乌鸦带着一排省略号飞过,突如其来地沉默致使画面犹如静止。

那人伸手扶额,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好吧,对你来说的确太突兀了。先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代号叫烛阴,你可以叫我烛爷。或者叫主任也可以,因为我主要负责各地特殊能力人员的招收,凡是展现出特殊能力的人或者潜在的异能支配者,都要经过我的选拔,最终合格的人将成为我们狩异学院中荣耀的一员……”

“啥?特殊能力?兽医学院?”

“狩异不是兽医。”烛爷更正道。

“我管你什么兽医狩异。还有异能,都是什么鬼!”牧泽彻底抓狂。

“我这人一向没什么耐心,该知道的你以后都会知道。”

牧泽怎肯善罢甘休,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烛爷,二人久久对视。

“该死!我真是败给你了。”烛爷实在受不了牧泽的眼神:“我们长话短说,首先,这世界绝对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安定和谐。古兽横行、妖道并起、异端林立才是这世界真实的样子。而你们普通人没有接触到这些异端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狩异学院的存在。”

烛爷在说道“狩异”二字的时候特意放慢语速,让咬字更加清晰。

“顾名思义,狩异学院存在的意义就在于铲除异端,维护一方稳定。而这个学院最重要的构成部分,就是散在于各地的特殊能力者,比如我,当然,也有可能是你……”

“我??”牧泽瞪大双眼。

“没错,就是你。”

“明白了。”

烛爷轻松地呼了口气。

“我全明白了”牧泽如梦初醒:“原来你并非来自传销组织,精神病院应该才是你的出处。”

烛爷眉毛挑了两挑:“没错,而且我是带着秘密任务来的,院长让我务必带你回家。”

“麻烦您给院长带个话,就说本人已完全康复,不劳院长挂念。反倒是那个自称烛阴的家伙,应该加强看管才是啊。”

“呵呵……”烛阴冷笑两声:“小子,你嘴贱的样子不禁让我想到我们学院科技部的某人,有机会一定介绍你们认识,只不过他每次看见我都绕路走。”

是你们医院才对吧!还有,正常人看见你可不是得绕路走!牧泽在心底狂翻白眼。

“叔,我以后看见你会不会绕路走先放一边,反正现在我看见我妈是绕路走的,如果我再晚回去一会儿,她一定会打断我的狗腿。”

烛爷面带惋惜:“真遗憾不能亲自到场参观。”

“呦嘿!”牧泽提高了声调:“没猜错的话您自己就是科技部的某人吧?您是因为精神分裂入的院?”

“适可而止吧小子。”烛爷终于想起了此行的目的,虚着眼道:“要不是我赶时间,我大概会把你喷到倒地不起浑身抽搐口吐白沫,最后再用我这双人字拖踏在你的脸上来回摩擦——现在你不难想象出科技部的那家伙见了我为什么绕路走了吧?”

还不等牧泽反击,烛爷上前一把抓住牧泽校服的衣领,直视着牧泽的双眼:“小子你给我听好,你以为地震真的是地球板块运动么?还有火焰龙卷风、海啸、风潮、雷暴等等一系列现象真的都是自然灾害么?这些无不说明上古异兽是真真实实存在着的,它们拥有着无上的力量,它们翻江倒海,搅天动地。从古至今无数异能英豪们抛头颅洒热血,只为诛伐异端维护这一方世界的稳定……”

牧泽的身体不由得为之一震。

关于自然灾害的产生,牧泽也曾脑洞大开过。但是作为一名现代高中生,幻想自然只是幻想,最终相信的还是科学。然而当真正出现一个人笃定地对他描述这世界的奇幻,牧泽内心还是出现了一丝动摇。

“那你所说的异能人士……真的存在么?”

烛爷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读过《山海经》么?”

牧泽摇头。

“《山海经》中有记载:钟山之神,名曰烛阴,其暝乃晦,其视乃明,吹为冬,呼为夏,息为风……在东方古代神话中,认为其掌管时间。我的代号之所以叫烛阴,是因为……”

烛爷转身,从身后的废弃物中拾起一个玻璃杯。伸手给牧泽看了两秒,而后抬起手臂毫无预兆地向背后一甩,玻璃杯划过一个潇洒的弧线,最后在地面炸裂开来,化作无数玻璃晶体四散而去。

突然,尚漂浮于空中的晶体定格,仅仅一个恍惚,晶体按照炸开的轨迹折返,就像回放的影像一般迅速重组,还原成玻璃杯。玻璃杯又按原本的弧线,重新回到烛爷的手中。

烛爷举在半空的手自始至终都未曾动过,一切就像从未发生一样,然而整个经过已深深地刻在牧泽的眼底。

“能让选定的事物回到一定时间以前的状态,就是我的能力,名字叫——”烛爷把水杯塞到牧泽的手里:“溯洄。”

通化治疗妇科医院
巴彦淖尔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嘉峪关治疗阳痿医院
通化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巴彦淖尔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