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魔武暴君 第十六章 大逃杀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3:55 编辑:笔名

魔武暴君 第十六章 大逃杀

“哲法你看。”维克多手里捧着一把带血的泥土。“这些血迹已经干了,但没有发黑。这名佣兵看起来是一个五级狂战士,他拥有比普通人更强壮的血脉。他体内鲜血的活力能维持至少两天,这说明他的死亡时间还没有超过两天。”

“就是说,他在两天内,在这里遭遇了光辉思兰帝国的军队?”这几天的追踪,维克多教会了哲法很多佣兵应有的知识,这是在老强尼的书房学不到的。

维克多拍去手中的泥土,站起身说道:“战场已经被简单打扫过,所有敌人的痕迹都到此为止。”

哲法看着地面上杂乱的脚印,那是比他们更先到达这里的佣兵团留下的痕迹。而思兰军的踪迹早已经消失,可能是思兰军干的,也可能是其他佣兵团不希望自己的功劳被同行抢走,这样的竞争在任何领域都能见到。

“接下来怎么办?”哲法知道自己是这方面的菜鸟,虚心问道。

“去那里!”维克多伸手指向前方,那里是一处背靠大山的密林。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个战场就犹如一个分叉路口般,所有汇集自此的佣兵团都有自己的猜测。

有的扑向密林,他们和维克多做出同样的判断,选择了敌人可能的最佳隐蔽场所。

也有人选择了一路向东,思兰军也有可能已经在尝试返回自己的国家。

甚至有人决定原路返回,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光辉思兰的统帅说不定会重回毒牙公爵领的主城堡。那里已经被搜索了无数次,如今都被大家放弃,成为一座空城。

“选好了吗?大叔?”安苏躺在下午茶柔软舒适的背上,正享受着阳光的沐浴。

“别叫我大叔,小娃娃。”

“那你就应该叫我团长大人!”

哲法假装什么也听见,自觉扛起所有的包裹,少年觉得至少可以把这当作强壮体魄的锻炼。尽管依然没有斗气,但年轻的卫斯理已经有了在近战中战胜三级剑士的实力,他的肉体强度,在当初安苏与他分享过地龙肋排后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唯一的遗憾是,维克多也无法帮助他领悟斗气。

“这是命运。”安苏是这样理解的。

无法领悟斗气的人大有人在,他们可以选择成为魔法师、牧师、游侠。

魔杖和弓箭同样能够成为强大的力量,魔法师掌握着令人恐惧的破坏力,牧师能够将受伤垂死的人从死神手中夺回,游侠的战歌更是强大的增幅魔法,能够极大增强各职业的战战力,每一个强大的佣兵团都会以配备了这三种职业而骄傲。

哲法至少还是一名能够参与肉搏的近战魔法师。

三人一熊安静地步入密林深处。从现在开始他们将可能进入敌人的视线,因此三人都在身上覆盖了反侦察魔法,这能帮助他们隐藏体内的能量气息,确保光辉思兰的前哨不会在肉眼见到他们之前先通过魔法感知到他们的存在。

苍鹰公爵海德里的骑士团已经在向之前的战场靠拢。敌人的踪迹出现的越发频繁,这说明他们正在靠近入侵者,四万名骑兵随时待命,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就将对目标发起最猛烈的攻势。

“如果我们发现了思兰军,如何报告给苍鹰军团?”哲法意识到一个问题,即使自己身上佩戴着佣兵协会发放的身份识别标志,也不代表自己的消息能够得到苍鹰公爵的信任。毕竟,他们是约克镇规模最小、平均年龄也最小的佣兵团。

“我是个大剑师,如何发出最响的动静不是我擅长的。”维克多耸耸肩笑道:“但这里是森林,还有什么比放火来得更显眼的呢?”

“我明白了。”少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法杖,顶端的晶石中已经提前储存了三颗火球术。

这一次

,少女与熊佣兵团没有再沿着走在前面的同行们的脚步。他们小心地避开林中道路。维克多相信,只要这支光辉思兰的军团的日常训练足够出色,是有可能将全员打散混入森林中,并确保用同样的速度朝同样的方向前进,并最终在约定的地点见面。比如他们移动到二十公里外的地区,或者他们趟过的第三条溪流,也可以是远处可见的某座山峰。

尽管背着所有的行囊,但哲法也没有掉队,三人终于在日落前找到了一块能够栖身的地点。一棵枝叶繁茂超过百岁的大榕树,它的树杈在十米高的位置开始向四周延伸,中心的位置成为了天然的巢穴。

安苏小姐将巢穴的主人,一只成年雄性陆行鸟当作自己的晚餐。这种身高达到三米的四阶魔兽有着异常优越的弹跳力,在十米高的榕树上筑巢对它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把它做成一顿丰盛的晚宴,对于配备了十三级大剑师的‘少女与熊’一级佣兵团就更不是什么难事。

鉴于哲法日益进步的烧烤技艺,他得到了一块丰满的胸脯肉。而两条粗壮的大腿则属于佣兵团的正副团长,安苏对于啃食包涵肌肉的魔兽大腿骨有着超乎常人的热爱,而下午茶不会对任何肉食有半点挑剔。

维克多撕下一块陆行鸟翅,一口咬下任由油脂从自己的嘴角飞溅四溢。“下一步,如果走在前面的那些家伙顺利的话,也许他们会再次遭遇思兰军。否则他们将最多前进一百里,然后就调转回头。”

过度深入密林大山,不仅仅有着后勤断线的危险,也有可能遭遇某些隐秘的高阶魔兽,其强大甚至堪比圣域强者。

“不如说说你们为什么成为佣兵吧?”维克多哈哈一笑:“总不会像我一样无处可去吧?”

“确实如此。”安苏点点头。

“没错。”哲法点点头。

“嗷!”下午茶点点头。

大山深处,当最后一名佣兵倒在血泊中。光辉思兰军的小队长已经气喘吁吁,安度因痛骂红森联邦的最高议会,这群怯懦胆小无用的家伙,居然发动全联邦的佣兵团参与到对自己围剿作战中。

“你还好吧?”厚重的钢铁战靴踩着尚未凝固的鲜血走到他跟前。弗里曼元帅看着自己的儿子,他作战如此英勇,从来都是率领这自己的小队站在冲锋队伍的最前沿。

比起帝国里那些腐败的贵族,只知道将自己的子嗣安插在帝国军的机关部门,坐在办公室里靠岁月熬取资历。只要年限一达标就会立刻晋升,一个个肥头大耳甚至连马都跨步上去!犹如蛀虫般让老元帅深恶痛疾!

安度因挺起胸站在自己父亲面前,用坚毅地神情点点头。他看见了父亲眼中的骄傲,那是他的身影,父亲的认可,比帝国颁发给他的勋章还要珍贵。

“当我们找到突破口,冲出红森国境时,那帮家伙真的会来接应我们吗?”安度因的担忧,来自于那些在红森东线作战的贵族们,他们和父亲是同样奉命攻打红森的战友,也是父亲此次冒险计划最坚定的反对者。

“会的!一定会!”老元帅的语气却像是在坚定自己心中的信念。“这是得到陛下批准的行动!我们弗里曼军团,一定会带着荣耀回到祖国!那些家伙能够分得我们荣耀的余晖,就应该感到庆幸和满足了!”

佛罗曼军团,继续向密林深处退却,剩余人数,约一万八千人。

就在这片密林中,还有三支人数总计超过六千的大型佣兵团正在寻找入侵者的踪迹,另外还有一支三人一熊的微型佣兵团正在睡觉。

安康治疗男科费用
景德镇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上饶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安康治疗男科医院
景德镇治疗不孕不育医院